中国人你要自信观后感600字-观后感张维教授视频为中国人你要自信观后感

前不久看到一个名叫《中国人,你要自信》的视频演讲。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、非常精神、有学问的复旦大学教授在讲台上面对老百姓侃侃而谈,非常有亲和力、又非常严肃地劝大家一定要自信。

张维为首先在演讲中列举了其他国家在机场、马路、超市、城市夜晚灯光照明等方面的“落后”,与中国在这些方面的“先进”形成强烈的反差,以此来说明中国的“先进”。我认为这样简单的比较是欠妥的。

第一,张维为在做这样的对比时,大多只是拿国外的大城市和中国的大城市相比,却没有拿国外中小城市、县、镇与中国一般城市(比如中西部地区的中小城市)相比,就得出结论:中国(的基础设施)比外国好。张维为的这种比较,就好像拿一个历史系学生的历史成绩跟数学系学生的历史成绩比较,就得出结论说前者的学习更为优异。如果硬要做两个国家在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方面的比较,更为公平的比较方法是在两个国家各个行政区域划分层级上(中国:省、市、地、县、镇、乡;国外:州、郡、县、市、镇、村)均随机选取若干个城市来比较。

接下来张维为提出美国由三个世界组成:第三世界、第二世界、第一世界。作为一国人如果你不幸成为了美国第三世界中的一员,那么久注定悲苦终生。他指出在美国过去几十年里属于“第二世界”的美国中产阶级在收入、房产价值、家庭净资产方面的增长都没有中国人快。同时按照现在的增长速度,中国“官方的”计算的GDP会在10年内超过美国。

个人认为张维为在这一段的论述中值得商榷之处在于:

第一,每个国家都会有穷人、中产阶级和富裕阶级之分。外国有中国也有。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我认为在“阶层分化”这一维度下真正有意义的是这样一些指标:

张维为,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,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、博士,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。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、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、复旦大学兼职教授。

篇1

不得不说我觉得张教授说的主要观点我是比较认同的​,但是论据太过明显的偏颇,建议他去接着深入学习一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。​要搞清楚什么是实事求是,什么是矛盾,什么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举例美国老百姓的个人净资产跟中国差不多。这是没有坚持矛盾的观点看问题。​首先从国家层面来看,美国是发达国家,中国是发展国家,美国从南北战争以后本土没有受过战争侵害,中国1949年境内还没有完全停止战火,美国地广人稀,中国人多地(可耕种可居住)少。矛盾的普遍性要求敢于承认矛盾,直面矛盾,一分为二地看问题。我们国家确实存在部分偏远地区人民生活水平很低的情况,确实有很多人还在为温饱问题发愁,我们是敢于面对这个问题的,这也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经过程,这种数据分析我们是不屑的。

​举例说美国基础设施问题。这是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我国是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,GDP增长速度是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。改革开放的春风首先要解决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问题,基础设施直接关系老百姓的平常生活,新兴的基础设施肯定要符合当今人们的生活需求,总不能建设成美国60年代的风格吧,这是中国的具体问题。美国的基础设施基本够用,把经济重心投入到金融和科技领域等其他领域是很自然的事情(以后我国也会逐步的把更多的资金偏向新兴产业中去),这是美国的具体问题。

统的看来,张教授强调要中国人自信起来,可能自己骨子里就自信不起来,举些莫名其妙的例子,这就好比一个极度紧张人在不断的默念“不紧张”一般。我们根本不需要这种毫无用处的骄傲,不需要这种毫无道理的骄傲。我们的执政党坚守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,贯彻邓小平理论,提出了“三个代表”,在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不断地努力着(我否认确实有些人打着这些旗号升官发财,但当前的反腐就是在剔除那些根本没有实践这些理论的人),我们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,并且会积极的改善不合理的社会现象。不需要这些无聊透顶的“自信”。

篇2

《中国人,你要有自信》观后感

中华民族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延续了几千年的种子,汉唐盛世成铸就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辉煌,时至今日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正一步步引领中国向前进。看了张维为教授《中国信心》的视频,除了鼓舞,更是振奋,我为我是中国人而自豪。作为一名辅导员,我也更希望同学们能做一个自信的中国人,成长为国家、社会所需的优秀人才。

第一篇

早晨,看了视频演讲《中国人,你要自信》,忍不住要说几句。我能接受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言语方式也能接受他的看法,但我想说的却是别的内容。

面对洋人,在检查一下自己心里的感受,这样的事情我做过。不仅检查过自己的心里感受,还观察过他人的感受。我个人对西方的接触,应该是80年代开始的,除了西方制造的产品,还有西方人的著作、影视作品等。当然,不能忽视的还有周围人关于西方的评价。刚刚出过国的人向还没有出过国的人介绍起他们见到的花花世界时,手握洋货和没有洋货的人介绍自己的洋货时,心态或许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从而导致信息传递的失真现象。这样的失真,也是要考虑在内的。后来,我还专门学习了英语,能够自己阅读一些西方的资料、书籍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了解都是通过媒体完成的。这里所谓的媒介是指信息传递的介质,存在于我和真实的西方世界的影视导演、书籍的作者、产品的制造者等等都是媒介。因为有了媒介,所以媒介可能导致的失真就需要考虑。更为重要的,媒介是一种了解的渠道,同时也是了解的一种阻碍。刚开始没有直接了解的机会的时候是一种渠道,之后就是直接接触、阻碍了解的阻碍。后来,有机会和洋人在一起工作,约4年时间。尽管也有一些生活上的接触,但依然不够深入。无论如何,有一个明显的心理感受是,看到洋人我心里依然会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。这个异样感,可以理解为不自在不放松,也可以用张教授的话表达为不能“平视”,这样的感受当然不会出现在我见到某个亚洲人的时候。或许是我个人对于神情过于敏感,才产生这样的异样感。不过,根据我对他人的观察,这样的异样感绝非只出现在我一个人身上,应当很是普遍。洋人和国人是有明显差别的,不仅在外貌上,神情也是。看到新鲜的不一样的人就会有感受,这是正常的心理现象,一点都不稀奇。来到深圳2年多,我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更多的洋人,因为在管理层,应该说也更深入。可以说,到今天,10年前产生于我心里的异样感差不多逐渐消失了。前两天,看到电视的奥巴马,突然意识到自己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,之前笼罩在他周围的幻影或者气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只要异样感尚存,就没有“平视”,这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的问题。说了这么多,只是想以我亲身的经历来证明一件事:平视、自信,是不可能在听完讲座看完视频之后发生的。

其次,我想说的是,对于西方的了解仍然停留在想象之中,这在民众中很普遍。所谓想象,也就是大脑因少量的外部信息激发而形成的图像。想象是人脑的正常功能,也是人类创造的源泉,但想象并不是事实。几年前,西方就是完美的彼岸世界,就是我脑子里的一种想象。我相信,有这种想象的人不是一个两个,依据这种想象表态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对彼岸世界的想象,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。对于幸福的追求,基于对完美的想象,也是对于彼岸世界的追求。对于彼岸世界的追求,就是当今人类社会现象的根本驱动力,而且这是不自觉的。卢安克说,他曾相信在东方世界的某个角落会有一个完美的人,于是他来到中国。最后,他说,如果自己不去亲身演绎这样完美的人,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有这样完美的人。卢安克的话很有深意,但我这里引用只是想表达这样一层意思:把美国想象成完美的彼岸世界很是正常,因为也有西方人对中国有着类似的想象。

本文标签:问题,张维为,基础设施
转载声明:本文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,谢谢合作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: